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施向东 的博客

俯仰两间无愧怍,鸡虫得失笑痴迷

 
 
 

日志

 
 
 
 

梵漢對音與“借詞音系學”的一些問題  

2012-05-11 16:36:20|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梵汉对音与"借词音系学"的一些问题
最近二十年,"借词音系学"(Loanword Phonology)在西方蓬勃发展,成为音系学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音系学使用以规则为基础的推导推导模式或以制约条件为基础的生成模式这样的研究范式,比较容易表达借用过程中目标语言对源语言音系结构所作的调整;反过来,借词也可以检验音系规则或制约条件的合理性究竟如何。西方学者认为,借词和借词音系的研究能够为本族语的语言研究中棘手问题的分析提供重要的证据。
梵汉对音其实就是梵语借词的梵汉语音形式的对比。这种对比必须建立在音系学的对比研究的基础上,而不能仅仅孤立地进行语音学的比附或类推。举一个例子说,比如,我们不能因为有"bhūta"译为"浮多"、"vibhā?ā"译作"鞞婆沙"、"buddha""dharma" 译作"佛陀""达摩"、"ghana""gho?a"译作"伽那""瞿沙"等等译例就轻易断言汉语中古音有送气浊塞音声母。汉语究竟有没有送气浊塞音声母,必须从音系结构的层面来判断。
本文从汉译佛典中梵汉对音的实践出发,讨论中古汉语的声母系统、韵母系统、声调系统、连读音变等若干问题,对"借词音系学"的若干理论问题进行探讨,以求方家的指正。
一、 音系结构差异与音系成分差异
佛教经典传入东土,翻译时有些词语不用意译,而用音译,即玄奘所总结的"五不翻",主张在五种情况下(一秘密故,二含多义故,三此无故,四顺古故,五生善故)必须用音译而不用义译。  音译词就是借词。借词是一种语言或方言通过接触和/或模仿引进另一种语言或方言的词,有时候借词准确反映原语的音素,有时候借词经过改造,使之适合于借语的音素模式和词素模式。  汉语与梵语在音系结构和音系成分上都存在较大的差异,因此在借入梵语词汇时往往要经过改造,方能适合汉语的音系。如果我们拿梵语形式简单地跟汉语译词类比,往往就会抹杀了这种音系间的差别,使语言的真相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下。我们必须细致分析汉语和梵语在音系结构和音系成分之间的差别,寻绎历代译家在音译梵词时的良苦用心,进而认识汉语的历史音韵。
1. 梵汉语言辅音系统的差异与汉语译例
梵汉语言辅音系统的结构差异最显著的表现有两点。第一,梵语25比声,即5个发音部位,每个部位5个塞音,包括不送气清音、送气清音、不送气浊音、送气浊音和鼻音。而汉语每个发音部位的塞音只有4个,即不送气清音、送气清音、浊音和鼻音。每个发音部位只有一个浊塞音。因此,梵语的不送气浊音和送气浊音跟汉语的对音就混而为一,如:
    bhūta浮多 buddha浮屠
    vibhā?ā鞞婆沙 bimbara频婆罗    
    buddha佛陀 veda吠陀
    dharma达摩 darada达罗陀
    ghana伽那 gan#gā恒伽
    gho?a瞿沙 godhāni瞿陀尼
这样,汉语的浊塞音到底是送气的还是不送气的,就成了问题。高本汉构拟的汉语中古音,並、定、群等全浊声母构拟为送气音b'、d'、g',  而邵荣芬、李方桂、李荣等学者构拟的汉语中古音这几个全浊声母则为不送气音b、d、g。  不管哪一种构拟正确,总之是以汉语的一个浊音音位去对梵语的两个浊音音位,其中必有一个对音存在误差。我们认为,在借词时,译者总是要以最小的误差去实现音译。我们试以玄奘译音为例。在玄奘译例中,存在若干浊塞音的误译,若以汉语浊塞音不送气来解释,可以达到"最小误差":
 梵  音 唐  音 误 译 举 例 总
例数 特  点
 送气 清浊 送气 清浊   
1 送 浊 送 清 māgha 磨祛(祛kh) 2 都送气
2 送 浊 不 清 无 0 无共同点
3 不 浊 不 清 badak?āna 钵铎创那(钵p) 2 都不送气
4 不 浊 送 清 无 0 无共同点
5 送 清 不 清 jye??ha 逝瑟吒(吒?) 1 都是清音
6 送 清 不 浊 无 0 无共同点
7 不 清 送 清 kothari 朅他罗(朅kh) 6 都是清音
8 不 清 不 浊 nīlapi?a 尼罗蔽荼(荼? ) 9 都不送气
若假设汉语浊塞音送气,则上面的第六类6为什么一个译例也没有,而第8类为什么那么多译例,就根本无法解释。  因此,从梵汉对音的立场,我们支持汉语浊塞音不送气的构拟。
梵汉语言辅音系统的结构差异显著表现的第二点是,梵语几乎没有塞擦音,  而汉语中古音有多达3组9个塞擦音:精清从/庄初崇/章昌禅。  圆明字轮四十二字中有tsa、k?a(> [t?a])二字,这种由本来两个辅音合成的音,不空译为"哆娑二合、乞灑二合",  它们与汉语中单纯的塞擦音不同,它的两个成分之间的结合不是很紧密的,因此听起来好像是一个送气的塞擦音,玄奘译为"蹉(清纽)、羼(初纽)"。  基于语音的系统性,既然有了清纽、初纽,我们相信玄奘时代的汉语中应该有了"精清从/庄初崇"这两组塞擦音声母。梵语的c组辅音本来是舌面塞音而不是塞擦音,但是,从发音机理说,舌面音后面最容易衍生[j]介音,所以这一组音跟汉语中古的章组声母最近。后汉三国时代译经中梵语c组音的对音很混乱,所以俞敏先生认定彼时汉语中章组声母还没有形成。  两晋南北朝时期,梵语c组音与汉语章组的对应渐趋整齐。  到唐初玄奘译经中两者的对应已经是是系统的、整齐的,如:
        campaka瞻博迦 cīnāni至那儞
        cunda准陀 colya珠利耶(瞻、至、准、珠,章纽)
        cheka掣迦 chandas阐陀(掣、阐,昌纽)
        jambu赡部 jayasena闍耶犀那
        jīvaka时缚迦 jeta逝多
        jye??ha誓瑟搋 jyoti?ka殊底色迦(赡、闍、时、逝、誓、殊,禅纽)
梵汉对音中用章组声母对译梵语c组辅音,是借语使用最接近的音素去表达原语语音的一个绝佳例证。
2. 梵汉语言元音系统的差异与汉语译例
梵汉语言元音系统有诸多的不同点,元音的数量、音值都存在差异,但是最显著的差异也有两点,其一是梵语元音有长短的区别,而汉语元音没有这种区别。  为了表现梵语原词中元音的长短,译家在翻译时煞费苦心,运用了各种手段来尽量准确地将梵音表达出来。手段之一利用声调。汉语入声是短促的,上声也是短调,故常常来翻译梵语短元音,而平声、去声是长调,去声尤长,故常常来翻译梵语长元音。  如玄奘译《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十四:"字,谓??、阿、壹、伊等字"。梵文元音字母排列的顺序是a ā i ī。玄奘用平声字阿、伊对ā ī,用上声字??对a,入声字壹对i。又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对旧译每有改正,可以看出不同声调长短与梵语长短元音的对应,如kapilavastu 劫比罗伐窣堵旧曰迦罗卫国,讹也。两个a都是短音,迦改为劫,卫改为伐,平去声改为入声;upade?a 邬波第铄论旧曰优波提舍论,讹也。u短音,优改为邬,平声改为上声;?a短音,舍改为铄,去声改为入声;e长音,提改为第,两字声韵全同,只是平声改为去声,可见去声比平声还要长一些;gho?ila具史罗旧曰瞿师罗,讹也。o长音,瞿改为具,平声改去声;i短音,师改为史,平声改为上声。
手段之二是逢长元音音节加注"引"字,逢短元音则不加,如不空译《大日经略摄念诵随行法》,mahā作摩賀(引),svāhā作"娑嚩(二合引)訶(引)"。
手段之三是将上述两者结合起来,如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五注《大般涅槃经》,讲梵文元音,a ??(阿可反),ā啊(阿箇反阿字去聲兼引),i贀(伊以反伊字上聲),ī縊(伊異反伊字去聲兼引),u塢(烏古反),ū污(塢固反引)。凡是短元音,他都用上声,凡是长元音,他都用去声,兼注"引"。
梵汉语言元音系统显著的不同点之二是,梵语所有元音都可以跟所有辅音结合,这在悉昙章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而汉语的元音跟声母的结合是有条件的,某些元音只能跟某些声母结合,这在中古等韵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如i元音只能出现在三等位置,而端组声母只能出现在一、四等位置,因此汉语里不会有ti、thi、di之类的音节。而梵语中此类音节是常有的。遇到这种音节,汉语的译音就很困难。照顾了声母的准确性,韵母就失真,照顾了韵母,声母就走样。因此译家往往会在译音上做特别的说明。如:梵语tin?anta,《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译作"底丁履反彦多"。 "底"是端母荠韵四等字,按反切应该读te,跟"ti"的读音声母相同而韵母有差距,所以要用"丁履反"这样的反切(四等声母,三等韵母)来标示ti的读音。大体上说,译家的译音在不能两全其美的情况下往往只好顾全一头,从梵汉对音的实践来看,译家对声母辅音准确性的关注会更多一些。

二、 音节结构与音节划分的同异和汉译梵音的增音、减音问题
汉语的音节与汉字形式基本统一,一个汉字就是一个音节。汉语的音节结构,尽管研究者对其上古形式的认识还有分歧,但是自有梵汉对音以来,也就是自汉末以下,汉语音节的结构,研究者的看法是基本一致的,大体上说,一个汉语音节,最多有"头颈腹尾神"五个部分即声母、介音、韵腹、韵尾、声调构成,其中声母、韵腹和韵尾都不能超过一个音位,只有介音最多可能有两个音位;而且声母、介音、韵尾可以缺位。基于这种音节结构,汉语音节的划分,就有如下规则:
1. 一个音节可以由辅音声母起首,也可以由介音(半元音)起首;
2. 一个音节可以由韵腹元音结尾,也可以由元音韵尾(高元音i/u)结尾,也可以由辅音韵尾(m/n/?/p/t/k/s )结尾;
3. 一个音节的辅音声母可以和一个或两个介音共现,但是不允许和另一个辅音声母共现,也就是说不允许复辅音声母出现;
4. 一个音节如果有韵尾,一定是唯一的,不允许同时出现元音韵尾和辅音韵尾,也不允许同时出现两个元音韵尾或两个辅音韵尾。
梵语不是单音节语言,它的音节划分,按照古印度的传统(如《悉昙藏》所示 ),全部都是元音结尾的,所有的辅音都在音节的前部。只有当一个词是辅音结尾时,最后一个音节才是闭音节。梵语的一个音节可以元音起首,也可以单辅音起首,也可以复辅音起首。不管有几个辅音连缀,它们跟后边的元音一起只算一个音节,如悉昙章的第十七章有ska, dga, ?ktra, vca, j?a, ??a, sta, bdha, rtsna, spa, rk?ma, rk?vya, rk?vrya等复杂的音节。
正因为梵汉两种语言的音节结构和划分音节的原则、习惯有很大的不同,音译梵词时就会遇到各种问题,如何处理梵语的音节、如何处理复辅音,译家在翻译实践中是有一定的对音规则的。下面略揭几端:
1. 梵语元音起首的音节,对音用影母字。汉语影母,高本汉等构拟为喉塞音?,王力等构拟为零声母?。我们赞成高本汉等的构拟,因为影母的地位是清声母,与零声母的喻母(浊声母)在音类上是对立的音位。如果影母为零声母,则三等影母字与喻母字就没有区别,那就不能解释在韵书中和等韵图中三等影母字与喻母字的对立,也不能解释后世清浊对立消失后三等影母与喻母平声字的阴阳调的对立:
影母字 医於其切 腰於霄切 邕於容切 优於求切 威於非切 淤央居切 因於真切 烟烏前切
喻母字 饴與之切 摇餘昭切 容餘封切 由以周切 违雨非切 余以諸切 寅翼真切 延以然切
影母字 鸳於袁切 煴於云切 央於良切 汪烏光切 婴於盈切 音於金切 膺於陵切 淹央炎切
喻母字 袁雨元切 云王分切 羊與章切 王雨方切 盈以成切 淫餘針切 蝇余陵切 炎于廉切
但是译梵语元音起首的音节,不能用喻母字,因为喻母字都是三等字,都带颚介音,汉语颚介音[j]相当于梵语的超声y,所以喻母四等开口字(都不带合口介音)都用来译梵语y起首的音节。于是,梵语元音起首的音节便一律用影母字来对译:
        anuttara阿耨多罗 andhra案达罗
        ambā??a菴婆瑟吒 a?gulimāla鸯窭利魔罗
        adbhuta遏部多 ak?a恶叉
        indra因达罗 ī?vara伊湿伐罗
        upāsaka邬波索迦 uttarāsa?ga鬱多罗僧
        ucca嗢遮 ujjanta郁鄯多
        elāpattra医罗钵呾罗 airāvati蔼罗筏底
汉语影母字虽然有喉塞音声母,但是因直出喉中,与纯元音起首最为接近。所以,在梵汉对音中,梵语元音起首的音节,用影母字对译,既自然,又不失准确。
    2. 将梵语复辅音的头一个辅音移作前一音节的韵尾。如上述,汉语的音节允许有一个辅音作韵尾,因此当一个梵语词的非首音节有复辅音时,将头一个辅音作为前一音节的韵尾,在音译时对汉语而言没有结构上的困难,并且可以减少这个音节因为起首复辅音带来的汉译上的困难。比如,梵语词a??a??a(八寒地狱之一),玄奘译为"頞哳吒"。按:《广韵》"頞,烏葛切",音/At,"哳,陟鎋切",音?at。可见,译音将原来a-??a-??a的音节划分改变为a?-?a?-?a,便适合了汉语的音节结构类型。此类译例甚多,如:
        adbhuta遏部多(a-dbhu°→ad-bhu°) āmra菴罗(ā-mra→ām-ra)
        ucca嗢遮(u-cca→uc-ca) uttarā鬱多罗(u-tta°→ut-ta°)
        karpūra羯布罗(ka-rpū°→kar-pū°) kunda荤陀(ku-nda→kun-da)
        ca??āla旃荼罗(ca-??ā°→ca?-?ā°) campā瞻波(ca-mpā→cam-pā)
        jambu赡部(ja-mbu→jam-bu) dharma达磨(dha-rma→dhar-ma)
        man?ju?rī曼殊室利(ma-n?ju°→man?-ju°) sattva萨埵(sa-ttva→sat-tva)
        gandharva健达缚(ga-ndha-rva→gan-dhar-va)①
    3. 梵语两个音节中间的一个辅音,汉译时既把它作为前一音节的韵尾,又把它作为后一音节的声母,一音两用。日本僧人明觉《悉昙要诀》中称之为"连声之法",即"以下字之头音为上字终响也。"  如梵语词ghana(体声ghanam),玄奘译作"键南":ghan+nam,n音前后兼用。特别是当前一音节的元音为短元音时,更注意和下一音节的头音连声,如梵语人名nadi-kā?yapa,旧译"那地迦葉",玄奘改译为"捺地迦葉波",捺地:nad+di,葉波:?yap+pa,d和p都是前后两音节兼用。此类译音又如:
        ak?a恶叉(ak?a→ak+k?a) īra?a伊烂拏(īra?a→īra?+?a)
        utka?a嗢羯吒(°ka?a→°ka?+?a) udaka乌铎迦(°daka→°dak+ka)
        ka?asī羯吒斯(ka?a°→ka?+?a°) kamaka迦莫迦(°maka→°mak+ka)
        gati揭底(gati→gat+ti) campaka瞻博迦(°paka→°pak+ka)
        dāsaka驮索迦(°saka→°sak+ka) nadī捺地(nadī→nad+dī)
        pāramitā波罗蜜多(°mitā→°mit+tā) magadha摩揭陀(°gadha→°gad+dha)
        tathāgata呾他揭多(tathāgata→tat+thā+gat+ta)①
   4. 增音。在两个辅音中插入元音,化一音节为两音节。这是解决汉语音节没有复辅音之困难的常见办法。插入的元音,多与后面紧跟的元音相同。如梵语词indra,玄奘译作"因陀罗": indra→indara; 后面的辅音如果是y,则多插入元音i,如alaya译作"阿赖耶"(°laya→°laiya);也可以和"连声之法"兼用,如skandha译作"塞建陀": skan°→sak+kan°。此类译例又如:
        arhan(<arhat)阿罗汉(arhan→arahan) asa?khya阿僧企耶(°khya→°khiya)
        ahicchattra垩醯掣呾逻(°tra→°tar+ra) ācārya阿遮利耶(°rya→°riya)
        ugra邬揭罗(°gra→°gar+ra) elāpattra医罗钵呾罗(°tra→°tar+ra)
        kani?ka迦腻色迦(°?ka→°?ak+ka) kārttika迦栗底迦(kārtti°→kāritti°)
        kustana瞿萨旦那(°stana→°sat+tana) kro?a俱卢舍(kro°→koro°)
增音使汉译形式增加了一个音节,因此,汉译增加的音节常常用短促的入声字,而且插入的元音多数与后面紧跟的元音相同,以使译音尽量靠近梵语原音。但是因为梵语原先没有这样一个音节,所以增加的音节主要反映梵语的那个辅音,是以所插入的元音有时也不严格与后面紧跟的元音一致。如:
    瑟:kharo??ha佉卢瑟吒 ko??hila拘瑟祉罗
    湿:ī?vara伊湿伐逻 ka?mīra迦湿弥罗
        ?vetapura湿吠多补罗
室:?rava?a 室罗伐拏 ?rīgupta室利毱多
    ?loka室路迦 ?rutavi??atiko?i室缕多频设底拘胝①
还有一种情况造成增音。因为梵汉语音系统成员不是一一对应的,梵语有些音位为汉语所无,为了表现这些汉语所无的特殊读音,译经时也采取了增音的办法。梵语卷舌颤音r,在中古汉语中是不存在的音位,译家在描述这个辅音时多用"弹舌"来形容之,梵语rājag?hi玄奘译作"曷罗闍姞利呬"、rājapura译作"曷逻闍补罗"、 rājavardhana译作"曷逻闍伐弹那"、 rāhu-asura译作"曷逻呼阿素洛"、revata译作"褐丽筏多"。这种增音,分明是在对不会发颤音的华人教授怎么学会发出这个特别的音。
5. 减音。减音是早期译经常常采用的办法,特别是梵语词尾元音常常被忽略,如佛号buddha,译为"佛";佛的名字gautama,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译作"乔答摩",并加注曰:"旧曰'瞿昙',讹略也";① v?hatphala,《一切经音义》卷九作"惟于頗羅(天)",  而支娄迦谶译《道行般若經》卷二作"惟于潘(天)",  减省了最后的元音a。parinirvā?a译作"般涅槃",除了减省最后的元音a还减省了r后的i。但是在后来的译经中,由于梵汉音节结构的差异,即使严谨如玄奘,减音有时也不可避免。如梵语人名kau??inya,旧译"憍陈如",玄奘、慧琳都译作"憍陈那"。② 汉语没有kau?这样的音节(汉语音节结构排斥双韵尾),于是辅音?被删除;nya旧译"如",至唐代声母韵母都已经不合,于是新译为"那",y被删除。梵语人名?īlāditya,玄奘译作"尸罗阿迭多", "多"对tya,y被删除。
三、 语流音变问题
语流音变在借词时具有很大的影响。梵语本身有系统的语流音变规则,称为sandhi。如a/ā + i/ī → e:avalokita+ī?vara→avalokite?vara玄奘译作"阿嚩卢枳低湿伐罗" (观自在,按即观世音);又as + 浊辅音、鼻音或元音a → o:namas+ratnatrayāya→namoratnatrayāya玄奘译作"那慕曷喇怛那怛喇夜耶"。  如此等等。
梵语的元音?在语流中常常读成ri,因此悉昙家多数把?注解成"音哩上声弹舌呼",把?注解成"音哩去声弹舌"。  梵语山名g?dhrakū?a玄奘译作"姞栗陀罗矩吒" , 反映了g?d→grid→gir+rid;k?tvā,玄奘译作"讫埵" : k?tvā→krit+tvā;v?ji,玄奘译作"佛栗氏" :v?ji→vriji→vur+ rij+ji;rājag?hi玄奘译作"曷罗闍姞利呬"②: g?→gri→gir+ri。
梵语元音12音中的anusvāra"大空点",是附加在元音上的符号,拉丁转写作?,实际就是使前边的元音鼻化。在语流中,常常依照后接辅音的发音部位读作相应的鼻音,如:
    sa?gha僧伽,实际读saNgha sa?tu?ita珊覩史多,实际读santu?ita
    sa?jaya珊闍耶,实际读sanjaya ki?nara紧那罗,实际读kinnara
    ?ūra?gama首楞伽摩,实际读?ūraNgama
译家在译经时遵守梵语的sandhi规则,故不同时代不同译者,虽有异译,而大体条贯不紊。
不仅梵语有sandhi的规则,汉语也有语流音变现象。虽然译家并没有明确指出其条例,但是我们分析译例,还是可以看到这种语流音变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现亦略揭数端如下:
1. 同化
anavatapta龙王名,旧译作"阿耨达",表明-p-受到后边-t-的同化,
kalpa译作"劫"或"劫波","劫"字收-p,可见-l-受到后边-p的逆同化,
par?otsa北印度国名,译作"半笯蹉国",-r-受后面-?的同化,故用"半"来译par;
bhik?u,旧译根据巴利文bhikkhu译作"比丘",玄奘新译作"苾蒭、苾芻","苾"字收-t,可见-k-受了后面-?的同化变为舌尖音;
mucilinda龙王名,译作"目真邻陀", cil译成鼻音"真",-l-受了后面-n的远同化;
?yāmaka菩萨名,玄奘译作"商莫迦菩萨","商"字收-N,受到后面-k的远同化。也有顺同化的例子:
kon#goda东印度国名,译作"恭御陀国", go受前面n#(N)同化。译疑母字"御";
顺同化和逆同化有时同时存在:
?ūra?gama,旧译作"首楞严","楞"字收-N,显然是?受了g的逆同化,而g也受到?的顺同化,变为鼻音N,所以用疑母字"严"来对译。
    2. 异化
bimbisāra摩揭陀国王,旧译作"瓶沙"、"萍沙",玄奘译作"频毗娑罗"。"瓶、萍"都收-N,"频"字收-n,是-m受下一音节开头的b异化所致;
anuttara,译作"阿耨多罗"。耨是入声沃韵字,收-k,前t为后t异化所致;
ujjanta山名,译作"郁鄯多山","郁"是入声屋韵字,收- k,前j受后j异化所致;
kukku?apāda山名,译作"屈屈吒播陀山","屈"字收-t,后k使前k异化所致;
kammasa地名,译作"劫磨沙","劫"字收-p,是前m为后m异化所致;
kumbhīra蛟龙,汉作"宫毗罗","宫"收-N,是m受bh异化所致;
pippala树名,译作"必钵罗、毕钵罗"等,"必、毕"都收-t,前p为后p异化。
四、 结语
西方的"借词音系学"是现代音系学在借词领域的具体运用,而古代译经师在梵汉对音中早就在实践着借词过程中不同音系对接的操作规则。吾土先贤重视践行而不尚空谈,故发凡起例,有待后昆。本文不揣冒昧,将我们在研究梵汉对音过程中发现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揭示如上,难免挂一漏万,尚希方家不吝指正。

参考文献
1. В.Иванов,Н.Топоров《Санскрит》,Москва. 1960.
2. R.R.K.哈特曼、F.C.斯托克,《语言与语言学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
3. 安然《悉昙藏》,《大正藏》第84册,No.2702。
4. 不空《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大正藏》第19册,No.1019。
5. 法云《翻译名义集》,《大正藏》第54册,No.2131。
6. 高本汉《中上古汉语音韵纲要》,齐鲁书社,1987年,济南。(聂鸿音译)
7. 慧立、彦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华书局,1983年,北京。
8. 慧琳《一切经音义》,《大正藏》第54册,No.2128。
9. 空海《梵字悉昙字母并释义》,《大正藏》第84册,No.2701。
10. 李方桂《上古音研究》,商务印书馆,1980年,北京。
11. 李荣《切韵音系》,科学出版社,1956年,北京。
12. 刘广和《音韵比较研究》,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2年,北京。
13. 陆志韦《古音说略》,见《陆志韦语言学著作集》(一),中华书局,1985,北京。
14. 明觉《悉昙要诀》卷一,《大正藏》第84册,No.2706。
15. 邵荣芬《切韵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北京。
16. 施向东《北朝译经反映的北方共同汉语音系》,载《音韵论丛》,齐鲁书社,2004年,济南。
17. 施向东《梵汉对音与古汉语的语流音变问题》,《南开语言学刊》2002-1期,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
18. 施向东《玄奘译著中的梵汉对音和唐初中原方音》,《语言研究》1983年第1期。
19. 施向东《玄奘译著中的梵汉对音研究》,见《音史寻幽》,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天津。
20. 施向东《音史寻幽》,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天津。
21. 玄奘《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四十六,《大藏经》第27册,No.1545。
22. 玄奘《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大正藏》第5-7册,No.220。
23. 玄奘《大唐西域记》,《大藏经》第51册,No.2087。
24. 玄奘《摄大乘论无性释》,《大藏经》第31册,No.1598。
25. 玄奘《咒五首经》,《大藏经》第20册,No.1034。
26. 俞敏《后汉三国梵汉对音谱》,见《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北京。
27. 郑张尚芳《上古音系》,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28. 支娄迦谶《道行般若經》,《大正藏》第8册,No.224。
29. 智广《悉昙字记》,《大正藏》第54册,No.2132。

载 徐時儀 陳五雲 梁曉紅 編《佛經音義研究——第二屆佛經音義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鳳凰出版社(原江蘇古籍出版社)2011年9月 1-16頁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