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施向东 的博客

俯仰两间无愧怍,鸡虫得失笑痴迷

 
 
 

日志

 
 
 
 

《古音研究存稿》编讫後記  

2013-02-20 11:18: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論語·雍也》中記錄了孔子這樣的一段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善哉,言乎!學術對於外人而言是一種枯燥無味的苦差事,而對於學人而言,隨着學識的增加,興趣的濃厚,如入寶山,漸入佳境,上下探索的樂趣會戰勝辛苦勞累,驀然回首的發現會帶來無窮愉悦,恍然會心的覺悟使我們樂在其中而不知返。“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在探索的辛苦中回味出甘甜,這就是學術研究之樂,這就是學術對於學人的回饋,豈是“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車馬多如簇,書中自有顏如玉”那麼惡俗!

語言學對於我而言,就是一座富蘊無窮的寶山。儘管我入山未深,採擷未富,常常望巔崖而窘鈍駑,得碔砆而遺珠玉,但是偶有所獲,也足以解頤會心,償夙夜之燈火,慰窮年之辛勞。三十餘年,樂在其中,未嘗懈怠。曾有友人和弟子問我是如何走上語言學研究之途的,在此不妨回顧一下我與語言學的因緣。

在青少年時代,我也和許多同齡人一樣,非常喜歡文學,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學。不用說白話小說,連那些半文半白和文言的作品也都拿來啃,詩經楚辭、唐詩宋詞,都是我最爱读的,在一知半解中,滋生了強烈的求知求解的願望。有兩本書對我的影響極大。一本是王力《詩詞格律》(中華書局,1962),另一本是陸宗達《訓詁淺談》(北京出版社,1964)。兩位大家的兩本通俗讀物,吸引了剛剛上中學的我。記得《詩詞格律》的定價是四角錢,我和我三哥(當時他跟我在同一所中學讀高中,後來他考入清華大學轉而搞科學和工程去了)兩人吃了將近一個月冷飯,用每天一分的蒸飯錢攢夠了才買下來的。由《詩詞格律》入門,進而又讀《漢語音韻》(王力,中華書局,1963)。就這樣,由對文學的興趣,逐漸轉入了對小學的興趣。可惜中學還沒有念完,“文革”就開始了。在那個扭曲的年代讀書是不容易的,但却不是不可能的。雖然中學停課,大學停招,圖書館關門,新華書店“一片紅”,但是還有好書散落在民間;雖然我們被引導停課“鬧革命”,批判“封資修”,後來又上山下鄉,屯墾戍邊,但是只要自己想讀書,還是有時間、有書讀的。許多“大批判”資料,都成爲我讀書的來源。我有一首詩記下了這一段讀書經歷:

古賢苦讀何有焉?劃粥分薑我亦然。牖下燈昏思晉胤,案頭冊少恨秦煙。田間一卷留駒隙,塞外三餘挽逝川。竦聽荒雞寒夜永,東風解凍一鞭先。

就這樣,本來可能荒廢的時間被挽回了不少,1977年恢復高考,我得以進入黑龍江大學中文系,入學一年後,又有幸考取了北京師範大學俞敏先生的研究生。在黑龍江大學,呂冀平先生講授現代漢語語法,据说这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给本科生完整地讲授这门课,作为77级的一员,我有幸从头至尾听了一遍。吕先生的课充满了魅力,语言学的抽象原理在他的口中是那样地引人入胜,汉语的规则在他的概括下是那样地清晰明了,研究语言在这门课上是那样一件充满成就感和使命感的事情。这对我下决心把语言研究作为今后的方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至今感激吕先生这样一位引路人。

本師俞敏先生學貫中西,兼綜古今,他向我展示的語言學,跟我以前所瞭解的小學或漢語語言學在範圍、境界、理念上的差別之大,真正令我“茅塞頓開”。我們的專業方向是音韻學,而先生爲我們開設的課程和訓練,不僅有傳統的音韻學,讀韻書、畫韻表、做繫聯,還要讀《詩毛氏傳疏》、《史記三家注》、《馬氏文通》;按義類整理《詩經》毛傳、比較《史》《漢》異同、比較《馬氏文通》與拉丁文法的異同。不但讀中文典籍,還在公共外語以外開設梵文、拉丁文、藏文課,督促我們學習古典印歐語言,并親自開講梵文課,讓我們從經典梵文文獻入手逐漸轉入佛教梵文,進而瞭解梵漢對音的原理、方法,以此作爲音韻學研究的有力工具。藏文課是由俞敏先生特意請來的藏語專家張克强先生講授的,由現代藏語進而瞭解藏文所反映的古代藏語,并通過漢語和藏語的比較探索它們更早的面貌。瞭解漢語以外的多種語言,對語言學研究是絕對必須的、有益的。夏蟲不可與語冰,井蛙不可與語海,只知道漢語(甚至只是漢語的一個現代方言)怎麼能夠談語言學問題呢?俞敏先生在梵文和藏文課上對我們的嚴格要求一度使我倍感壓力,讀印度史詩原文,讀佛典梵咒、讀藏文碑碣簡牘抄本,可以說難如天書,但是也使我在學術生涯上獲益終生。

裏說一件有趣的事情。黃侃嫡傳弟子陸宗達先生與俞敏先生是亦師亦友的關係,因此台灣一些章黃傳人把俞敏先生看作同門,連帶着把我也算作章黃學派的後學。能受此青睞,當然我不勝榮耀。但是實際上俞敏先生的學術視野相當寬闊,治學方法也不限於章黃一道。他既充分肯定并繼承了章黃的實事求是的樸學傳統,同時也廣泛吸收了中外各家各派的新理論新方法。作爲他的弟子,他也要求我們扎扎實實地讀文獻、做調查,不尚空談,同時也要求我們兼收並蓄,不要畫地爲牢,自縛手脚。俞敏先生是留美回國的著名語言學家陸志韋先生的入室弟子,同時他也終生以羅常培、魏建功等著名學者的弟子自處。在俞敏先生門下讀書,我們可以自由地去選聽陸宗達、蕭璋、啟功等先生的課;甚至還到北大去聽過王力先生的課。

佛書說:“。一葉一如來。”任何事物,只要深入到內部,都有無窮的奧妙、義理和樂趣蘊藏其中,何況語言學這一宗大學問!我能把我的一生都付諸語言學的探索研究,這就是我的樂趣,我的心願。

 

                                    施向東    二零一三年二月 記於沽上何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