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施向东 的博客

俯仰两间无愧怍,鸡虫得失笑痴迷

 
 
 

日志

 
 
 
 

“因为”为什么不能读作yīn nuèi ?  

2007-08-04 15:45:13|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为什么不能读作yīn nuèi ?

──汉语连音变读的研究之一

天津大学    施向东

 

在留学生教学中,我们发现不少韩国学生把“因为”读作yīn nuèi,“安慰” 读作ān nuèi,“任务” 读作rèn nù,等等。众所周知,在汉语普通话中,这样读是不正确的。但是他们这样读又不是没有原因的:前一个字的韵尾 -n,影响了后边的零声母字的读音,使之带上了n- 声母。在汉语普通话中,这不是无例可循的。在众多汉语教科书中,都说“啊”在不同的字后头有不同的读音:“来啊”lái’a→láiya“来呀”、“好啊”hǎo’a→hǎowa“好哇”、“难啊”nán’a→nánna“难那”。为什么“难啊”可读作“难那”, “因为”“安慰”“任务”却不能读作“因内”“安内”“任怒”?这引起了我们的深思。

语音学上把语音流中某个音由于受前边或后边的音的影响而改变其读音的现象称为“连音变读”。某个音改变后趣近于临近的音,叫做“同化”,两个本来相同或接近的音其中一个变得不同了,叫做“异化”。前音使后音同化叫做“顺同化”,后音使前音同化叫做“逆同化”。“啊”的读音的变化就是典型的顺同化。

对汉语的连音变读现象进行深入考察之后,我们发现,“啊”字的变读虽然是常见的现象,但实在也是汉语普通话中非常特殊的现象。不能轻率地拿它来做例子,以为汉语中凡是零声母字都可以拿前一个字的韵尾来做自己的声母或韵头。下面是一些常用词,第一个音节有各种不同的韵尾,第二个音节都是零声母字,我们可以发现,在普通话中,他们都不能拿前字的韵尾来做自己的声母或韵头:

皮袄pí’ǎo         不能读作píyǎo皮舀              阵雨zhènyǔ      不能读作zhèn’nǚ阵女

棉袄mián’ǎo    不能读作miánnǎo棉脑          棉衣miányī      不能读作miánnī棉nī

高矮gāo’ǎi       不能读作gāo’wǎi高崴           高一gāoyī        不能读作gāowēi高危*

西欧xī’ōu         不能读作xīyōu西优              感应gǎnyìng     不能读作gǎnnìng感佞

配偶pèi’ǒu       不能读作pèiyǒu配友            饭碗fànwǎn     不能读作fànnuǎn饭暖

玩偶wán’ǒu     不能读作wánnǒu玩nǒu     县委xiànwěi     不能读作xiànnuěi县馁**

报恩bào’ēn      不能读作bàowēn报温           软卧ruǎnwò     不能读作ruǎnnuò软懦

感恩gǎn’ēn      不能读作gǎnnēn感nēn      三五sānwǔ       不能读作sānnǔ三努

      *ui≠uei,这里姑且写作音近的“危”。  **“馁”普通话读něi,不读nuěi,这里姑且写作“馁”。上文把nuèi写作“内”也是姑且的写法,“内”字普通话应读nèi。

如此等等,还可以随手举出很多[1]。因此,把“因为”读作yīnnue$i,“安慰” 读作ānnuèi,“任务” 读作rènnù 等等都是错误的。

但是上文所述,还仅仅是个现象。“因为”为什么不能读作yīnnuèi,深层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这是我们必须搞清楚的。

汉语的历史发展和现状清楚地显示出,汉语是一种“字本位”的语言。徐通锵的近著《语言论──语义型语言的结构原理和研究方法》(徐通锵1997)详尽地论证了汉语的单位──“字”的地位和作用。在研究连音变读中,着眼于“字”这样一个音义合一的单位,对于我们认识问题是有益的。字在语流中即使发生音变,也不能以牺牲其表义作用为代价。换句话说,连音变读是以不影响字的表义作用为界限的。

汉语史的研究揭示了,对于一个汉字而言,声母和主要元音是其字义的主要体现者,韵尾所承担的义务则要轻些。所以,训诂家总是说“声随义转”、“音转义存”,指的是一个语词在其发展中声音发生种种变化而意义不变或基本不变;音转的规律,不外乎“双声”、“叠韵”,而其中尤以“双声”为主。清代学者陈澧说:“《尔雅》训诂,同一条者,其字多双声。郝兰皋《义疏》云:‘凡声同、声近、声转之字,其义多存乎声。’澧谓:此但言双声,即足以明之矣。”(《东塾读书记·小学》)王国维说得更明白:“近儒皆言‘古韵明而后诂训明’,然古人假借、转注多取双声。段、王诸儒自定古韵部目,然其言诂训也,亦往往舍其韵而用双声,其以叠韵说诂训者,往往扞格不得通。然则与其谓‘古韵明而后训诂明’,毋宁谓‘古双声明而后训诂明’欤?”(《观堂集林》卷五《尔雅草木虫鱼鸟兽名释例序》)。现代学者张舜徽说:“尝谓古今语言之变,由于双声者多,由于叠韵者少。不同韵之字,以同纽之故而得通者往往而是。”(张舜徽1984)

既然声母比韵尾更多地承担着表义的任务,所以在连音变读中,后字声母影响前字韵尾的情况就远比前字韵尾影响后字声母的情况多,也就是说,汉语连音变读中逆同化要比顺同化多。比如:“邯郸”的“邯”字,《说文》从“甘”声,本应收-m尾,《史记·秦始皇本纪》有“章邯”, 《正义》:邯,胡甘反。《广韵》在“谈”韵;但是在“邯郸”这个地名中,由于受“郸”字声母[t-]的影响,“邯”字的-m尾发音部位改变,变成-n尾,《广韵》胡安切,在“寒”韵。“邯”字的音变就是典型的逆同化。现代汉语普通话中这类现象极多。比如“面包”miànbāoà miàmbāo, “难免”nánmiǎnà námmiǎn, 绝没有相反的情况,后字声母由于前字韵尾而改变发音部位的,比如,“难免”nánmiǎn决不会念成nánniǎn难碾, “面包”miànbāo决不会念成miàndāo面刀, 等等。汉语方言里有些例外情况。粤方言的广州话 “今日”读[kŒm mŒt]ß[kŒm jŒt]。这是一个真正的例外。说它例外,是因为广州话-m尾后的顺同化并不是普遍现象。比如“探热针”(体温表)[t‘am jit tSŒm] 并不变为 [t‘am mit tSŒm] ,“今年”[kŒm nin]也不变为[kŒm min],等等。

汉语以字为本位,字义的稳定与字音的稳定相为表里,而字义较多地依赖于声母的稳定,韵尾相对灵活的变换造成了传统所谓的“对转”“旁转”等等音变现象。这是汉语连音变读中逆同化多于顺同化的深层原因。“因为”“安慰”“任务”不能读作“因内”“安内”“任怒”,是因为“为”字、“慰”字、“务”字都是带有实义的,读作“内”“怒”则无所取义,不能传达所要表达的意思,背离了言语交际的根本目的,所以为语言社团的成员所摒弃。

 

汉语的基本单位──字──的声母比起韵尾来更稳定,还有其语音学上的理由。

一个汉字作为一个音节,可以分析为声母和韵母两个部分,韵母又可以划分为韵头、韵腹和韵尾。加上声调,一个汉字的语音结构可以用下式表示:

       声调        

声母+韵头+韵腹+韵尾

其中粗体字表示的项是任何一个字都必具的,其余的项是可以或缺的。每一项所可以选择的音位是有限的,随不同的音系而有差别。除了韵尾之外,每一项所能选择的内容都是对立的。只有韵尾,所能选择的内容可以与声母或韵头重复。在普通话中,可以有nan, nin,nian等等音节,方言中有[iai], [kak],[tŒt]之类的音节。观察汉语史和汉语方言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韵尾与声母或韵头重复的能力是有限的,并且这种能力处在不断削弱和消亡之中。比如,ü可以作韵头,却从不作韵尾;u可作韵头,也可作韵尾,但从来没有uau, uou, uiu之类的音;iai之类的音在汉语史上有,元代《中原音韵》的“皆来”韵,诸家构拟都作iai(见薛凤生1990),明代《韵略易通》的“皆来”韵,音值也是iai(见张玉来1999),现代汉语方言中,南京、郑州等地“崖涯”还念iai(袁家骅1989),但是在普通话中,iai已经消失,读成了ie(如“皆街阶解介界届戒鞋谐蟹懈邂”等),少数读成或ai(如“矮楷骇”等)。古代的入声韵尾-p、-t、-k和声母重复,到现代汉语中,入声在大部分地区消失,保留入声的方言地区,有的韵尾一律变成-/(如苏州话),有的韵尾失去(如长沙话),即使保留入声韵尾-p、-t、-k的广州话和厦门话,-p韵尾在唇音声母后也消失了。鼻音韵尾-m在大多数汉语方言中消失,保留-m尾的广州话,-m韵尾在唇音声母后也消失了(只有极个别的例外,如外来词“泵pŒm”,是英文pump的对音)。只有-n韵尾,还顽强地存在着,与声母n-遥遥对峙。

韵尾为什么容易消变呢?根本的原因是他们的音值与处在音节前部的辅音或元音是不等值的。韵尾-i、-u,实际的音值只是[I]、[U](吴宗济1992),也就是说,韵尾-i、-u的发音是不到位的。韵尾-p、-t、-k的发音,只有成阻而没有除阻,是所谓“唯闭音”,也是不到位的。英语it isàit’s, t和s结合读成[ts‘],广州话“发烧”[fat Siu]不能说成[fatSiu],t不到位非常明显。-m尾在大多数汉语方言中消失,都并入-n尾,而不并入-N尾,原因何在?因为-m与-n共同点多于-m与-N。-m的发音部位靠前,只要发音不到位,唇音的特点不明显,就很容易混同于-n。-n尾与做声母的n- 一般说来也不同,前者也是只有只有成阻而没有除阻(吴宗济1992),其实,严格地说,成阻时舌位也并不完全到位,只有当后边的字是舌尖音声母时,-n的舌位才到位。-N 的情况也类此。在有些方言中,鼻韵尾连成阻也不到位,气流不能完全从鼻腔走,而在口腔和鼻腔同时共振,形成鼻化韵。

这样,我们在上文为汉字的语音结构归纳出的 “除了韵尾之外,每一项所能选择的内容都是对立的” 结构规则,可以进一步修改为“汉字语音结构的每一项所能选择的内容都有对立的倾向。”如果违反这个规则,语言系统的发展就会调整,使之合于这一格局。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本文的题目上来,简明扼要地回答“‘因为’为什么不能读作yīn nuèi”的问题了。

处在韵尾地位的-n的发音不到位,其音值与声母n-不同,不能因顺同化作用使后字产生n-声母。把“因为” 读作yīn nuèi,违反了汉语普通话的发音规则。“为” 读作nuèi,其表义作用被损害,不能达到通话目的,背离了言语交际的根本宗旨,所以这种读音被使用汉语普通话的人认为是不正确的。

 

参考文献:

吴宗济1992:现代汉语语音概要,华语教学出版社,1992年,北京。

徐通锵1997:语言论,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长春。

薛凤生1990:中原音韵音位系统,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0年,北京。

杨自翔、国赫彤、施向东1999:天津话音档,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上海。

袁家骅1989:汉语方言概要,文字改革出版社,1989年,北京。

张舜徽1984:郑学丛著·演释名自序,齐鲁书社,1984年,济南。

张玉来1999:韵略易通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天津。



[1] 有人可能举出方言中的例子说,华北、东北不少地方就是把“棉袄” 读作miá@nnǎo,“感恩” 读作gǎnnēn的。但是我们要知道,袄、恩读作nǎo、nēn等等,是字音系统的问题,不是连音变读的问题。在那些把“袄、恩”读作nǎo、nēn等等的方言里,许多零声母的字是有规则地带有n- 声母的,比如天津话中,“挨哀埃矮蔼碍爱隘熬嗷敖翱袄傲奥澳懊安鞍庵俺案暗岸肮昂俄额鹅蛾讹恶扼轭恩摁欧瓯藕偶呕沤怄”这些普通话读零声母的字都带n- 声母(见杨自翔等1999),不但在带 -n 韵尾的字后这样读(如“棉袄、尘埃、沿岸、金额、感恩、莲藕”等等),就是在不带-n 韵尾的字后也这样读(如“悲哀、高矮、妨碍、夹袄、骄傲、黑暗、超额、木偶”等等);并且在前边没有字时也这样念(如“埃及、矮胖、爱人、熬药、安全、案件、岸边、肮脏、俄国、蛾子、讹人、恶毒、恩人、藕荷色、怄气、呕吐”等等)。因此,这完全是是字音系统的问题,不是连音变读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