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施向东 的博客

俯仰两间无愧怍,鸡虫得失笑痴迷

 
 
 

日志

 
 
 
 

十六国时代译经中的梵汉对音(韵母部分)  

2007-08-04 15:09:30|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国时代译经中的梵汉对音(韵母部分)

 

施向东

 

摘要  十六国时代所译佛经中提供了大量梵汉对音的材料,梵语汉语虽然在语音系统上存在差异,但仍然可以为构拟汉语韵部提供参考。本文利用罽宾三藏佛陀耶舍等人的八部译作,构拟了十六国时代长安音的韵母系统,从中可以看到汉语从上古到中古发展的线索。

关键词  梵汉对音  构拟  韵部

 

ON SINO-SANSKRIT TRANSLITERATIONS IN THE BUDDHIST SCRIPTURES

IN THE 16 KINGDOMS(304-439)  (ON THE RHYME ENDINGS)

Shi Xiangdong

(School of Social Sciences and Foreign Languages,Tianjin University)

Abstract  Much materials with Sino-Sanskrit transliterations are in the buddhist scriptures in the 16 kingdoms(304-439).Between Chinese and Sanskrit are differences of phonetic system, but these materials may provide reference for reconstruct Chinese rhyme endings.This paper make use of 8 buddhist scriptures by Kaspeirian monk Buddhayas@a and other translators, reconstruct system of rhyme endings of Chang’an dialect in the 16 kingdoms.

Keywords  Sino-Sanskrit transliterations, reconstruction, rhyme endings.

十六国时代翻译佛经的经师,最著名的是鸠摩罗什,此外还有罽宾三藏僧伽提婆(前秦)、凉州竺佛念(前后秦)、罽宾三藏佛陀耶舍(后秦)、罽宾三藏昙摩耶舍(后秦)、昙摩崛多(后秦)、天竺三藏昙无谶(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北凉)、道泰(北凉)等。关于鸠摩罗什译经中的梵汉对音,我们已有文章论及 ,本文再据僧伽提婆等经师所译8部223卷作品进一步探究十六国时期的北方汉语语音。这8部作品是:1)阿毘昙八犍度论(30卷,僧伽提婆、竺佛念译),2)四分律卷(60卷,佛陀耶舍、竺佛念等译),3)四分律比丘戒本(1卷,佛陀耶舍译),4)四分比丘尼戒本(1卷,佛陀耶舍译),5)四分僧戒本(1卷,佛陀耶舍译),6)舍利弗阿毘昙论(30卷,昙摩耶舍、昙摩崛多译),7)阿毘昙毘婆沙论(60卷,浮陀跋摩、道泰等译),8)大般涅经(40卷,昙无谶译)。

天竺是印度的古称。罽宾国就是迦湿弥罗国,汉、魏、南北朝时中国学者译作罽宾,唐玄奘《大唐西域记》作迦湿弥罗,《新唐书》作箇失密,或曰迦湿弥逻。这个国家在佛教发展的历史上有重要的地位。阿育王曾邀请该国僧人多人参加其发起的第三次集结,佛教史上有名的第四次集结就是在迦湿弥罗举行的。迦湿弥罗国的佛教僧侣以虔诚、博学、善辩著称。十六国时代译经师除印度本土僧人外多罽宾国人,良非无因。竺佛念兼精梵汉,被称为苻(前秦)姚(后秦)二代译人之宗。前后秦的译场都在长安,北凉国在凉州(今甘肃境内河西地区),据《魏书·释老志》,昙摩谶(按即昙无谶)译涅诸经于姑臧(今武威),而《隋书·经籍志》则云:“初,晋元熙中,新丰沙门智猛策杖西行,到华氏城,得泥洹经(按即涅经)及僧祗律,东至高昌,译泥洹为二十卷。后有天竺沙门昙摩罗谶(按亦即昙无谶)复齎胡本,来至河西。沮渠蒙逊遣使至高昌取猛本,欲相参验,未还而蒙逊破灭。姚苌弘始十年,猛本始至长安,译为三十卷。”据此,则大般涅经亦在长安译出。

十六国时译经所使用的汉语,应当是一种通行于中国北方的通语,而不是某种只适用于小范围内的方言。这从竺佛念、鸠摩罗什、昙无谶等人均久住凉州而在长安译经这一点可以看出。②因此,我们将十六国时代梵汉对音的汉音理解为以长安音为代表的北方音,相信与事实不会相去太远。

    汉梵两种语言的元音系统、音节结构系统都有许多不同之处。对音体现的是一种基本的或大致的对应,有许多例外情况需要合理的解释,一些表面现象需要深入地分析才能正确揭示其本质,未可皮相地看问题。比如梵文划分音节,一般以元音结束一个音节,而把一连串的辅音放到下一个音节的开头,如uttara#san#ga,应当划分为u-tta-ra#-sa-n#ga而汉语译为欎多罗僧,显然是划分为ut-ta-ra#- san#(ga)的。又如s@a#kya,汉译为释迦,显然是把其中的k重复了一次:s@a#k-kya。日本明觉《悉昙要诀》卷一说:“连声之法,以下字头音为上字终响也”,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有一些词,词典上给出的是词干形式,实际使用中按语法地位有八啭声的变化,汉译时常常用体声形式,如arhat, 译作罗汉,sikhin译作式弃,反映的是其体声arhan、sikhi。我们在观察对音时,不能不用心注意这种情况。

为了方便叙述,以下我们借用中古音系的摄、韵排列对音材料。十六国时代未必有那么多韵部,需要根据对音的情况加以归并。

一、            通摄:1)屋韵字蔔u 福udg 毱upt 木ok 目uk, audg叔ok, uk 郁u,ug 祝udobh

            2)沃韵字毒yok

    梵语的u、o与au存在交替关系,o是u的加强形式(guna),au又是o的加强形式(vrdhi)。看来屋韵是uk,而沃韵是ok。需要说明的是,“郁”字对开音节u,是在《大般涅经》卷八佛说根本字一节中出现的。梵文的短元音字,昙无谶一律都用入声字对译,以便同用阴声字对译的长元音字对比:a噁 a# 阿 i.亿 "# 伊 u郁 u# 优。这一摄没有出现阳声字,但可以类推东韵是ung,冬韵是ong。

二、            江摄: 觉韵字藐yak。这一摄字太少,仅见一字。而且看来已经与宕摄相混。见下述。

三、            止摄:1)支韵字(包括上去声纸、寘韵,以下类此,不再说明)卑翅离弥祇斯支i.,e 枝i.皮e 离璃a,ya祇ya

            2)脂韵字比絺利耆弃师私肆维郗夷脂至致緻i.地e 梨梨尼毘尸伊i.,e 鼻ic贰腻is 梨尼毘ya 尼伊ai 耆r(按:梵文r有一派读作ri)梨利脂椎a

            3)之韵字持思熙芝i.

            4)微韵字微希i.韦e,ai 违e

    这四部很乱。考虑到与它们相配的阳声和入声,支韵可以构拟为e,脂韵可以构拟为i,之韵可构拟为«。至于微韵,虽然上古时代微部与文部、物部相配,具有相同的主元音,但从对音情况看,十六国时代微韵的主元音已经同文韵、物韵不同了。文、物韵的主元音是u(见下文),而微韵则无论如何无法构拟为u,我们根据对音情况把它构拟为«i。

四、            遇摄:1)鱼韵字居o渠a如ya

            2)虞韵字具鸜输o刍殊朱u树yo须u,o拘俱o,u,au瞿o,au无o,a于a

            3)模韵字布蒲乌o 苏u 都au 卢o,u,av, l 鲁r 菩o,u度路图a

    大体上鱼韵的元音要比较宏大一些。我们可以构拟鱼韵为?,虞、模为o。

五、            蟹摄:1)齐韵字闭逮(乌鸡反)e鞞低坻帝黎泥i.犁ya提醯i.,e嘢(乌鸡反)ai

            2)灰韵字昧ad

            3)祭韵字罽as世at,es卫as,ais贳at

            4)泰韵字贝会奈捺柰as赖as大apt

            5)夬韵字呗at

    这一摄齐韵最敛,泰韵最侈,祭韵次之。梵语的i.、e与ai存在交替关系,e是i.的加强形式(guna),ai又是e的加强形式(vrdhi)。所以齐韵可以构拟为e (与支韵同),泰韵是As,祭韵是Qs。《切韵》音系中祭泰夬废四韵只有去声,这些字有-s韵尾,看来与声调有关。上文止摄的去声字贰腻对nis,鼻对vic, 看来亦非偶然。-s尾正在消失之中,止摄中其他去声字已经没有对带-s的音节的了。唐玄奘的对音中,祭泰夬废四韵字都对带-i.尾或-y尾的音节 ,-s>-i.的过程正发生在十六国时代。

六、            臻摄:1)真韵字邠嚫in宾in,in,in),eir 陈邻驎辛因镇in紧ims@,imn (按:梵文m表示前边的元音鼻化,它后边紧跟着的辅音的发音部位常常会影响它的发音。)频il,imb,in#k (按:梵文n#是后鼻音。)秦an真an

            2)谆韵字纯un均un旬an

            3)文韵字分芬军君un 文un,uc,an),ur

            4)魂韵字村an门an,an孙un,an

            5)质韵字毕il,eks蓽ipp吉i.,rt 率it 蜜it,il 失is@ 悉id,it 一ic 逸it,at,as@ 质it

            6)术韵字律ud,od术it

            7)栉韵字瑟ik

            8)物韵字佛ud,ul弗ut,ur崛掘ul,upt 崛ut 勿ud,mr物ud欎ud,ut,ur

            9)没韵字突us

    真韵为in,质韵为it,文韵为un,物韵为ut,看来很清晰。魂韵字对an的比对un的多,似乎有一个比较低的主元音。但是,有两个因素使我们不能给它构拟低元音。第一,魂韵字对an有些需要分析。有一位佛名叫拘留孙,或迦罗鸠村驮,对应的梵文是Krakucchanda,chan译作孙或村很奇怪,原文可能不是梵文,俞敏先生早就表示过怀疑 ;婆罗门,对应的梵文是brahmana,门似乎对译man, 但这个词体声(Nominativus)的巴利文形式是brahmuno,“门”对的正是mun ;第二,跟魂韵相配的入声没韵字对高元音:突us (duskrta突吉罗)。所以我们宁可将魂文合起来构拟作un。

七、            山摄:1)寒韵字安an,an),ar单an,ar弹a干an) 汉坛an兰an,an),in,ad,at难an,at散an,amj檀an,arm

            2)桓韵字般an,an,an),ar,ajn) 半an) 洹an,an桓an

            3)山韵字孱an袒a

            4)删韵字删an)j,amj讪amj

            5)元韵字犍揵an,al建健蔓an曼an,an,an) 乾an,al,amd

            6)仙韵字便yan) 禅yan,an阐扇栴an连an,an),yan膳a延an,an旃an,an,in,yan

            7)先韵字练an填yan先en

            8)曷韵字达at,ar,aks,apt,a渴ad萨ad,at,ar,al闼ar

            9)末韵字茇al跋ad,at,ar,al,aj钵ad,at,al,akk末al,as

            10)黠韵字拔at,ar

            11)鎋韵字刹at,as,as@

            12)月韵字竭ad,at,ar羯ar曰ur越at,art,ur

            13)薛韵字偈at悦ud阅agr

            14)屑韵字涅ir,il,i.

    这一摄可分为宏细两类。寒韵音宏,可以构拟为An, 曷韵为At。先韵音稍细,可构拟为Qn,屑韵为Qt。这里有几个字对开音节,需要说明:弹dha袒dha膳jha,这是《大般涅经》卷八佛说根本字一节中出现的。梵文的二十五比声中送气浊音字,昙无谶一律都用阳声字对译,来突出其不同于一般浊音的特点。下文的gha和滼bha也是。这从一个侧面告诉了我们,汉语的浊塞音声母是不送气的。

八、            效摄:1)豪韵字忉av炮(乌藁反)au

            2)宵韵字憍au,av,o招ca(+tu)

            3)萧韵字调ev

    这一摄字可以构拟为au。萧韵字太少,姑且不论。

九、            果摄:1)歌韵字阿波蹉瑳多哆俄歌诃呵罗啰逻娑驮他陀佗a那a,ya

            2)戈韵字矬埵堕和啝蠡螺va摩磨魔颇婆伽佉a迦a,ya

十、            假摄:  麻韵字叉茶侘差车袈拏沙裟奢舍荼耶吒遮a加沙舍吒ra奢蛇舍耶夜遮ya

    这两摄的字都对a。所不同的是,歌韵字对a,戈韵字多对va,显然是合口字。戈韵字中的唇音声母字对a,是因为唇辅音掩盖了合口介音。或者反过来说,因为这些字是唇音声母,才被归入了戈韵。迦伽佉三字专为翻译佛书而设,按《广韵》的反切系联是自成一类,与其他戈韵字没有关系,所以未必有合口介音。麻韵字也对a, 因为有些声母在歌戈韵中没有,有些音节有r、y介音,当然也得用麻韵字。这两摄的音可以构拟为A。

    十一、宕摄:1)唐韵字鸯ang

              2)阳韵字蠰裳an#k央ang章an

              3)铎韵字博薄惡ak噁託a

              4)药韵字略ya若a,ya

    这一摄可构拟为两类韵,阳声Ang, 入声Ak。上面的江摄对音情况相同,可以归并进来。

    十二、梗摄:1)青韵字瓶洴imb

              2)昔韵字辟rat释yak

    这一摄阳声字“瓶洴”对bimb,可以用两个同部位辅音的异化作用来解释。这跟臻摄的“频”对bimb、vin#k,“蓽”对pipp是一样的道理。入声虽然对-a-元音,但都有介音在前边。其主元音可参考相应的阴声支齐韵构拟为e:阳声eng,入声ek。

十三、曾摄:1)登韵字登邓恒an#g楞an#k,an#g,amg僧amk,amga, an#g

          2)蒸韵字陵ing,in#g,ind

          3)德韵字得勒塞特ak勒a,rey

          4)职韵字力匿ak,aj式ik亿i.

这一摄字分为宏细两类,登德韵对a, 蒸职韵对i.或a。可将蒸韵构拟为«ng,职韵为«k。但是登德韵不能简单地构拟为ang, ak。因为这两韵字不译梵文的长元音a#,只译短元音a(。梵文的a# 是十足的[A],而a( 却较前较高,要读成[?]之类的音 。所以登韵可构拟为?ng,?k。

十四、流摄:1)侯韵字兜薮偷鍮u睺楼u,o楼a耨u,av头u,o,a

          2)尤韵字不仇浮富究琉牟纽丘求收守兽瘦搜修脩优忧周u鸠留首由u,o流u,r# 秀u,a

这一摄字基本上对u,少数字兼对o,可以构拟为u。需要指出,有些字对a, 是因为词典上给出的是词干形式,a结尾的名词,体声(Nominativus)形式是-as, 按照音变规则,当后边有浊音、鼻音时就变成o。

十五、深摄:1)侵韵字金林um钦谶am絍im

          2)缉韵字湿(s@)v

这一摄看来必须构拟做«m,«p才能解释其对音的情况。

十六、咸摄:1)谈韵字蓝am,ad三am

          2)覃韵字菴耽含岚男南am滼bha昙am,um

          3)鑑韵字忏am

          4)盐韵字睒炎阎檐焰瞻占am

          5)严韵字严am

          6)梵韵字梵am,rahm

          7)盍韵字塔up

          8)合韵字沓纳av踏ap

          9)叶韵字劫aip,ar,at叶yap

看来这一摄也需要构拟宏细两类音。宏音主元音是后元音,所以对a,或对u。细音多用于对译有y介音的音节,或容易衍生y介音的舌面辅音的音节。因此,我们有如下的构拟:覃Am,合Ap,盐Qm,叶Qp。

现在我们把十六国时代长安音的韵母系统列表如下:

歌 A

泰 As>Ai

寒 An

曷 At

覃 Am

合 Ap

唐 Ang

铎 Ak

 

祭 Qs>Qi

先 Qn

屑 Qt

盐 Qm

叶 Qp

登 ?ng

德 ?k

模 o

 

 

 

 

 

(冬)ong

沃 ok

尤 u

 

文 un

物 ut

 

 

(东)ung

屋 uk

之 «

微 «i

 

 

侵 «m

缉 «p

蒸 «ng

职 «k

支 e

 

 

 

 

 

耕 eng

锡 ek

脂 i.

 

真 in

质 it

 

 

 

 

鱼 ?

 

 

 

 

 

 

 

宵 au

 

 

 

 

 

 

 

同王力先生构拟的魏晋南北朝韵部相比,这个表少了“灰、魂、没、严、业”五韵。魂韵、没韵与文韵、物韵合并,理由已见上说。业韵字对音中没有出现,灰、严二韵,在对音中实在无法同泰、覃二韵相区别,我们不能强行析出。除此以外,我们通过梵汉对音归纳的韵部与用传统方法归纳的韵部基本一致,我们构拟的各韵部的音值,与王力先生的构拟也大同小异,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见施向东:《鸠摩罗什译经与后秦长安音》,《芝兰集》,203-217页,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北京。

参见参见储泰松:《鸠摩罗什译音研究(声母部分)》,语言研究1996年增刊,191-194页;

刘广和:《西晋译经对音的晋语声母系统》,中国语言学会1999年年会论文(福州);

  施向东:《鸠摩罗什译经与后秦长安音》,《芝兰集》,203-217页,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北京。

见施向东:《玄奘译著中的梵汉对音研究》,语言研究1983-1,27-48页。

见俞敏:《后汉三国梵汉对音谱》,《中国语文学论文选》,269-319页,日本光生馆1984年,东京。

同上。

见金克木:《梵语语法<波你尼经>概述》,《印度文化论集》,239-260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北京。

 

参考文献

储泰松:鸠摩罗什译音研究(声母部分),语言研究1996年增刊。

       鸠摩罗什译音研究(韵母部分),语言研究1998年增刊。

金克木:梵语语法《波你尼经》概述,印度文化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北京。

刘广和:西晋译经对音的晋语声母系统,中国语言学会1999年年会论文(福州)。

       西晋译经对音的晋语声母系统,芝兰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北京。

施向东:玄奘译著中的梵汉对音研究,语言研究1983-1。

       关于鸠摩罗什译音中的几个问题,道德与文明1999年增刊。

       鸠摩罗什译经与后秦长安音,芝兰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9年,北京。

王  力:汉语语音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北京。

俞  敏:后汉三国梵汉对音谱,中国语文学论文选,日本光生馆1984年,东京。

 (施向东 男,硕士,教授。Born in 1948,male,M,prof.

天津 300072 电子信箱shixdong@public.tpt.tj.cn)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